愛人錯過。

一場雨把我困在這裡。

避不避雨

赶出来的所以没有写完(感觉是没有写完)qaq

是没什么意思的校园pa,我总是写出零碎的东西。

五月十七夜

五月粉十六夜@ruey5 

五月粉十七夜@千樱雪奈 

我们在上一辈子一定是情人,才有这么默契的灵魂。

其实内容和这个主题关系不大(。…)

五月学校的樟树总是很好闻,孙策的手机被周瑜装进包里要他好好听讲,只剩下一个月就要高考,孙策还是在最后一节自习课开起了小差,他转头盯着被风吹动的树梢,楼下提前下课的高一生……周瑜合上书闭着眼休息了会儿,睁眼看到孙策正望着窗外,点点他桌面问你啊,到底想考到哪里去,孙策说当然是和你考到一起去啊,周瑜就笑起来,高中的傍晚天空总是比人生其他时间段的要漂亮很多,橘红色的紫色的深蓝色的光从远处蔓延过来,融到窗户上,也融进周瑜白色校服外套的袖子和领口,孙策看着他眼睛里自己的倒影心说,我会不会记得一辈子呢。


如果要孙策说他高三印象最深的,大概不是高考,而是和周瑜一块的那些天。


最后一个学期初闷得厉害,天色阴沉沉的,一直是会下暴雨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落下来的样子,周瑜在这种天气总是不太有精神,中午就不想去吃饭,下课了便朝着孙策这边,脑袋枕在胳膊上闭了眼准备睡会儿,孙策也跟着趴桌上,怕吵着周瑜就小声问他,你不吃饭吗周瑜?

周瑜懒懒的嗯了声,说天气不好不想出去。

孙策又问,那你带伞了吗,下午放学可能会下暴雨。

周瑜睁眼看着他,像是在想自己出门有没有带伞,过了会儿回他,没有。

那我送你回家吧。和很多小说电视剧里一样的剧情,孙策清了清嗓子。要下暴雨呢,不打伞会感冒的。

周瑜眨了眨眼睛,说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原来刚才有一声响雷炸开,孙策太过专注竟然没有注意到——要下雨了。

于是孙策又开口,他说周瑜,你能和我谈恋爱吗?

不知道这句话周瑜有没有听见,因为那一刻雨水倾覆而下,盖住了许多声音。

那时候是三月,学校的樱花开得很漂亮,天气还很冷,暴雨让他们回家没那么顺利,周瑜在他的伞下面努力避开路上的小水坑,孙策把伞往他那边倾,自己是不可避免地淋了很多雨,走了大概十几分钟他撑伞的手被更暖和的周瑜的手握住,他们停在了商业街的一家精品店门口,周瑜抬眼看他:我们在这里避避雨吧。

精品店,女孩子聚集的地方,连装潢都是可爱漂亮的粉色风格,周瑜拉着他进了门,孙策乖乖跟着收了伞放进旁边的小桶里,脑子还有点乱,中午随着暴雨突然降临的他的表白,周瑜最后只是又闭上眼,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孙策不确定他的意思……或许自己说的那句话他也没有听见。

孙策跟着周瑜往里走,精品店放着歌,孙策不常听歌,这首歌他自然没听过,歌词倒是唱得蛮清楚,和这样的阴雨天很合——


可惜 可惜乌云太近

近到你已不能 看到我真心


周瑜一边往里走一边开口:如何。

嗯?孙策没明白。

周瑜把一条白色围巾从架子上拿下来围到他脖颈上:我是说这条围巾如何,你喜欢吗?

就是条简单的蓝白配色围巾,摸起来软乎乎的,手碰上去没多久就带来暖意,不过最下面有个小狗图案,怪可爱的,孙策看到小狗就咧嘴乐了说这个挺可爱的,喜欢。

周瑜就拿了围巾转了转其他地方,孙策简直要以为他进来不是为了避雨,只是为了给他买这条围巾,因为周瑜逛了会儿没什么别的要买就去前台结账了,孙策有点茫然地跟着结了账到门口拿伞,周瑜很认真的叫他站好,把围巾给他系上,开门的时候雨还是很大,却没有开始那么冷了。


只是谁也没有提中午的事,很默契的,很奇怪的。

三月份的孙策于是常常围着那条围巾,蓝色小狗图案很亮眼很可爱,总是跑到自己面前的孙策和这只咧着嘴卖萌小狗很像,周瑜想。

还剩两个月就要高考,四月初的W市已经开始回暖,围巾也用不上了,孙策有时候还是会逃课,周瑜虽然手机发消息问他怎么又逃课了,不太高兴的样子,还是会在课上给他打掩护:孙策同学腿扭伤去了医院;孙策同学闹肚子了;孙策同学请过假了……

下课了孙某人笑嘻嘻蹦进教室往周瑜桌上放一杯奶茶求他的原谅,奶茶总是放很多布丁选全糖,甜腻腻的,孙策后来才记下来周瑜喜欢半糖的芒果嘟嘟,只是他捧着奶茶一撒娇周瑜就忘了爱喝不爱喝这回事了,叹着气接过他的心意说下不为例,孙策连连点头说收到!下次不想听课还是往外跑,要么翻窗户,都挺利索,一点不拖泥带水,看得周瑜哭笑不得,又次次都原谅他。


五月了,最后一节体育课自由活动,周瑜在樟树下面逗小猫玩,那是只小黑猫,总是蹭着周瑜的裤脚转来转去,孙策就在自己的备忘录里打字,写了什么只有后来周瑜拿他手机搜东西的时候好奇点开才看到。

柳絮顺着风落进他手心,女生牵着手聊的话题传进孙策耳朵里——最近好适合谈恋爱啊。

他忽然不知道自己和正蹲在地上逗弄小猫的周瑜的关系该如何定义了。

他们的确是很默契,对方的习惯,喜好,厌恶的东西都一清二楚,周末总是一起去图书馆,周瑜把耳机分给他一只,樟树清新的香味散在图书室里,孙策有时候能听到之前在精品店听过的那首歌,周瑜的歌单好像每次都不一样,只有那首歌每次听都在里面,背景音有模糊的雨声。

孙策好几次想问周瑜,那个雨天我和你说的话你究竟听到了没有呢,最后还是张了张口没问出来。

离高考只剩十几天的时候,全国要重映一部电影,是爱情片,其实孙策本来是没什么兴趣的,但他正琢磨要不要问周瑜想不想看的时候,周瑜在课间问他:重映的电影,我们去看吧?

孙策说好啊,刚想说但是快高考了,这个周末不知道放不放假,周瑜就接着说——后天晚上就去看,首映在晚上两点。

孙策有点愣神:那我们半夜翻墙出去吗?

周瑜点点头。


孙策知道周瑜对这种电影明明没有多感兴趣,不明白他为什么一定要和自己半夜来看第一场,他只知道那天自己鬼使神差地跟周瑜一起翻了墙出去,周瑜去取票的时候他去了路口本来想买花,可凌晨小花店已经关门了,孙策有点难过,只有买了奶茶回去找周瑜。

电影开场大半个小时,孙策看得挺认真,他虽然也没那么喜欢爱情片,但毕竟是周瑜想看的片子,他又是会认真看下去的类型,正盯着屏幕看到女主角内心独白的时候,孙策右肩突然沉了下:周瑜的脑袋靠上了他右肩。电影院昏暗的光虚虚的浮在他们身上,周瑜脸的轮廓也没那么清晰了,刘海乖顺的垂下来遮住眼睛,孙策想,他应该是真的太困睡着了。

到最后孙策也没有叫醒他,只是偶尔托住周瑜要歪下去的脑袋,让他好好靠在自己肩上,直到片尾曲开始播放,人们散了的声音才让周瑜慢慢睁开眼。

他问孙策,你怎么不叫我,孙策说知道你不喜欢爱情片,睡着了也好就没有吵醒你。

周瑜就笑了笑:你说的也对,睡了一觉清醒多了。

影城在商场大楼里面,他们坐电梯下了楼,电梯门开的时候才知道外面又下雨了,还是暴雨,只是三月初是冷的,现在则是闷热,周瑜偏过头看他,说:我有事和你讲,孙策。

孙策刚想问什么事,周瑜就接着说,那天也是这样的大雨,我应该听清楚了你说的话。

他的心几乎是漏了一拍。

周瑜慢慢地说,我们在一起吧。

这次没有地方躲雨,孙策也不在意,被周瑜拉进了雨里。


——

小孙策手机备忘录的内容be like(我可爱的朋友提供)

1

東方曜慢慢地把女孩的手握住,小將軍在塞北也有些年歲,不是最開始那個到後半夜就會撐著城墻睏得搖頭晃腦的毛小子了,他在熟睡的姑娘床邊坐得端正,明月入窗鋪到被子上,映照出女孩小半的臉龐,東方曜盯著她月光下的臉還有一點嬰兒肥,可愛的緊。看得入神了伸手想要碰一碰又怕驚擾心愛的姑娘,自己偷偷回來看她都沒提前寫信告訴一聲呢,他只好用手指卷起西施散落的長髮,皂莢的繾綣香氣從指尖染上小將軍的衣袖,東方曜最後鬆開手,在她枕邊留下一個機關小鳥和西施無意提起的他在塞北親手種的桃花,東方曜折了最漂亮的一枝日夜兼程趕回來送給她。

碎碎恋

现代校园pa 还没写完

我十分擅长的领域:流水账。


东方曜很喜欢上课睡觉然后把手伸到女朋友手心让西施牵着,睡醒了就把小女友的手拉过来慢吞吞地温柔地捏她的手指,在草稿纸上问她中午吃什么,下次换座位西施坐在他前排,东方曜上课睡觉时女朋友的长发披散着,她往后靠头发落到东方曜掌心,柠檬洗发水的味道在他的手心和梦里萦绕。

男孩总是精力充沛,起得很早,每天都会给喜欢的女孩带一杯酸奶,他在学校外面买好早餐——有时候是包子有时候是手抓饼,西施有点上火的日子东方曜总是买青菜包子和豆浆给她,一天三顿盯着不让她吃油的辣的——他把早餐装在剪开的校服内袋里骑着自行车从门卫大叔旁边窜过去,学校总是要搜学生口袋看他们有没有带手机和外面的早餐,东方曜溜得够快他们就抓不到他,把早饭用校服外套裹起来放在抽屉里外去操场集合跑步,从暗恋到在一起后他一直这样,最后在操场和喜欢的女孩见面,笑嘻嘻去捏她的脸说早上好啊西小施,女孩脸红红的也伸手捏他的脸,鼓着嘴巴(其实是被东方曜捏成这样的)瞪他,比他矮很多的女孩像一只可爱的生气的小河豚:“你不要那么用力捏我!”

早读时间东方曜挺精神,西施努力保持清醒还是被不充足的睡眠打败了,她把书立起来遮住脸,偏着脑袋和东方曜讲:“我打会儿瞌睡,你帮我看着点老师哦……”说完就趴下睡着了,脑袋枕在胳膊上侧脸朝着他,他们这次调座位坐在最后一排靠着教室里面墙,在教室的角落,东方曜偶尔瞥一眼教室门口看老师来了没,大多数时间都在看西施睡觉,她睡着的时候嘴巴无意识地嘟着,东方曜最后没忍住拿起书挡住自己,无声无息地在女孩侧脸吻了一下,他想,当然要西小施醒着看着他接吻才好嘛。

早餐时间教室里只剩下几个走读生和不想吃饭的同学,东方曜把西施的一缕头发捏起来叫她的名字:西施姐姐,该吃饭了。

女孩醒过来脑袋枕着书把手伸向他撒娇,刚睡醒的眼睛水亮的,像是有眼泪在里面打转:都怪你一早上没有叫我,我手都麻了。

东方曜便乖乖给她捏手,从手掌心到手臂,一边叫她吃饭,从抽屉里拿出来的早餐还很热乎,西施另一只手拿了个包子咬一口递到他面前晃晃:你要不要吃?说完已经红了脸,毕竟没有和男朋友吃过一份食物,她刚要收回手东方曜已经凑过去咬了一口,对味道很满意似地点头:不愧是我买的包子。


1

周瑜躺在床上腦子有點亂,最近冷得厲害,他一貫脆弱的皮膚被冷風和雨水刺激得難受,晚上一個人待著想了些什麼突然覺得自己有點脆弱,掉了兩滴眼淚,孫策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回來,他的眼淚在眼圈周圍浸開瀰漫在皮膚上,破了的地方被眼淚碰到就開始疼,周瑜閉上眼睛感受一點點的、輕微的又連綿不絕的疼痛,恍惚中聽到了門開的聲音。溫熱的觸感,周瑜覺得更疼了,孫策在親自己,舌頭舔他的眼淚和臉,一直到眼角。

周瑜的眼淚流出來更多,孫策仔細地吻掉,他笑著睜開眼圈住孫策的脖子:“你回來啦。”

多看你一秒时间就忘掉

永远喜欢年下××…

后面的在微博发然后发链接吧(反正也没有写完呢…)


周瑜不知道这是不是孙策的家,孙策没有带他去酒店,可是会有人把第一次约炮的对象带到家里来吗?周瑜不清楚孙策是怎么想的——他甚至带周瑜去了超市买了些菜,周瑜跟在他身后,他偶尔回头问周瑜有没有什么忌口和很想吃的,周瑜摇摇头说都可以的,不明白他在想什么,晚饭明明已经吃过了。

周瑜暗里抬眼瞥了他几眼,孙策长得很好看,甚至比他在软件里给周瑜发的照片还好看…大概孙策也是不会自拍那一挂的,周瑜想起对话里孙策会发的大狗狗表情,和他本人好像确实蛮像的,朝周瑜笑的时候眉眼柔和起来很像周瑜想养的讨人喜欢的大型犬。

出了超市孙策一手拎着塑料袋另一只手很自然地碰上周瑜的手指,在他掌心划了划,周瑜便和他并排走,孙策迅速眨了几下眼睛像是在思索什么,然后他偏头,手掌附在他耳边,像小情侣讲悄悄话一样的动作,小声问周瑜:

“介意我牵你的手吗?”

周瑜觉得耳朵一热,孙策手和呼出的热气都很温暖,他下意识点点头,想明白孙策的问题后又赶紧摇了摇头,孙策就笑了下,大手包住他的,走着走着又换成十指相扣的样子,周瑜低头看路灯照出来的建筑物的影子想,可能孙策是喜欢这样…和泡友亲近吧。

他们是在一个同性交友软件上认识的,说得明白点就是实际上约泡软件啦,网络上虚虚实实的哪有那么多感情可以聊出来,最后还是左爱啦。周瑜进入大学之后和关系最好的室友说了自己的性向,后来慢慢告诉了所有的室友,大家都表示理解啦,喜欢谁都一样嘛有什么分别,其中一个室友就给他推荐了这款软件,又再三告诉周瑜这软件里可不一定好人多,要注意点,周瑜点头自己去注册了,点了几个感兴趣的方面,推荐页面就出来了很多人,他第一个点进的就是孙策的主页。

中间不想讲太多,总之今天在班级聚餐喝的有点多,其实也就一瓶啤酒,有点晕乎,又是周五的晚上,周瑜不想回寝室却也没有买回家的车票,迷糊间给孙策发了消息:你在干嘛?

孙策回了段语音,背景音是老师的声音,孙策压低声音说:我在上晚自习呢,怎么了?


周瑜的手被握紧,孙策牵着他的手在哼歌,他后知后觉不知不觉脸上开始发烧,他是大学生,孙策却是迎来周末的高中生,简单来说…就是未成年。

他问过孙策为什么未成年人也可以注册,孙策乐了,说大家也不都是为了…吧,聊天的也有很多呀,你不就从来没有约我出来过。

于是周瑜喝了酒,最后有点晕了,于是给他发消息,问他你在干嘛又问他什么时候放学,问他能不能——

见一面。


周瑜低着头任由孙策牵着他,步伐微微落后男孩一点,他又把下巴和嘴唇藏进围巾里,晕乎乎地盯着斑马线,盯着孙策和自己握着的手,他晕晕的便不看路,孙策一直带着他进了什么小区,周瑜没有看名字,到了楼道口孙策突然停下来站在他面前,周瑜低着头,孙策就弯腰将额头抵上他的,周瑜的刘海很顺,软软地盖住一点眉毛,,孙策的短发有点刺挠,碰到他额发盖住的皮肤:“你是不是困了?”

周瑜的视线终于往上移,他盯着孙策看,缓缓地轻轻地摇头:“我是去喝了酒。”

孙策点点头嗯了一声,他们之前没有说好,周瑜却觉得孙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孙策的嘴唇吻了下他的眼角,露出一个狡黠的笑:“你的眼睛好漂亮,是因为喝了酒吧,看起来像是要哭了。”

周瑜也笑起来,乖乖地回他,不知道,也许是吧。

男孩牵着他上楼,每一层的声控灯都听话地亮起,照出一层层阶梯,两个人一起走宽度就刚刚好。

进了门孙策才松了手换鞋,从鞋柜里给周瑜拿了双拖鞋又跑去厨房把菜放好,客厅灯光下男生笑得有些腼腆,他说,我还没有洗澡呢。

周瑜耳垂通红,他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于是在自己看过的视频啊小说啊段子啊什么的里面寻找,最后他抬头看孙策,男孩的脸又一次让自己动心,他有些支支吾吾地开口:“那,那我们要一起洗澡吗?”

孙策眨眨眼愣了下,像是没想到周瑜会这么说,他抿了抿唇不知道该不该由自己做决定,最后说:“如果你愿意的话。”

孙策给他找好了换洗的衣服,高中生把衬衣裤子折得很整齐放在浴室外的桌子上,周瑜把外套围巾都脱了扔在沙发上,孙策的校服外套和羽绒服也在那里。他跟着孙策进了浴室,男孩有点慌张,看起来比是第一次的周瑜还要无措,他可能是第一次和别人一起洗澡吧,周瑜想,自己毕竟年纪大些,便咬着嘴唇斟酌该怎么开口,周瑜的嘴唇冬天总是会冻得很干,他咬了会儿嘴唇就开始微微渗出一点血,孙策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最后谁也没有说话,因为孙策低头吻了他,舌头温柔地舔过渗血的周瑜嘴唇,慢慢往里探,男孩的手慢慢摸上他的腰,周瑜里面只穿了件毛衣,他总是只穿贴身毛衣不穿秋衣或是衬衣在里面,孙策伸手轻易从毛衣下摆碰到他的腰线。



【策瑜】不知春

是我想写的站街ooc爽文,只能放一段(?)

下面的应该考完四级才能写完,到时候放链接。



风吹到对街,孙策隔着马路看到周瑜留的很长的黑发被撩起来,露出白净的脖颈,几乎晃了他的眼,周瑜朝他笑起来,手里的百合花也是素白的,风把花上细小的水珠吹落,孙策好像听到它们落在地上的声音,啪嗒,啪嗒。

他并不认识周瑜,只是昨天放学后看到几个人围着谁动手动脚,孙策皱着眉挽了袖子就上前去,他打架是出了名的狠厉,几个男生看见他便停了手,为首的那个咧着嘴盯着他,露出不怀好意的笑:“策哥,你也喜欢他?”孙策有点困惑地眨眨眼,那几个男生起著哄散了,时不时回头看他一眼。

谢谢你。他听见人说话,才想起来自己是帮人解围了,孙策应了声摆摆手:“没事没事。”他的目光落到眼前人的身上,原来他们刚刚是在骚扰人家姑娘家,“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其实是明知故问,姑娘抱着的花都被糟蹋坏了,花瓣掉了一地,被踩得浸出殷红的汁水来,孙策不小心踩到一片水渍,白色的球鞋边染上一点艳丽的颜色。

他恍然发现,这好像不是个姑娘。

周瑜一只手便能握住剩下的小捧花,他伸出手搭上孙策的手腕,指尖和指甲上都被染上花瓣汁液的红紫色,一张脸被黑发衬得愈发白嫩,他们之间隔着一点距离,孙策鬼使神差地走近一步,周瑜手指在他手腕留下红印,他又松了手说对不起,眼里是羞愧和歉意,抬眼看了会儿孙策的眼睛又低下头,抿着唇好像不知道自己手指的水迹没有干会留下痕迹。

孙策急忙说没事,你没事就行,周瑜低着头,他只能看见他被冻得有点红的鼻尖和似乎是涂了唇膏的嘴唇,一时无话,孙策准备离开,他刚开口周瑜就说了话:

“你明天下午有空吗?我想请你吃个饭……谢谢你救我。”

孙策啊了一声,本来觉得没有必要为了这点小事让对方报答自己,最后却说了有空。

可能是因为花,也可能是因为他的指尖。


TBC.


姐姐,唇膏真挺不錯。

【策瑜】来不及。

乱写的,比流水账还不如。

结局大概是开放的,毕竟也根本没有详细写什么。

好久没写了,大家看个开心。日推在最后。



他从顶楼一跃而下,像一只飞鸟。

下落时呼啸着的风带来刺耳的声音灌进耳朵里,他几乎要以为自己能感觉到痛,可是没有,于是周瑜闭上眼不再看。


他碰到孙策的那天挺巧的,正闲的没事在空教室的讲台上拿了根粉笔写字——大家都看不见他,第二天学生来了教室就会疑惑黑板上究竟是谁写的字,他经常这么玩。周瑜写得正入神,教室门却突然被打开了,他转头直直地撞上那人的目光。

周瑜很久没有和人对视了,他盯着那人又看了一会儿,直到他开口问周瑜:“放学了你不走吗?”

“我,我……”周瑜有些语无伦次,他这么多年一直只能自言自语,第一次重新和人说话异常紧张,心虚地眨眨眼吞吞吐吐道,“我一会儿就走。”

孙策走近他拿了讲台上的教案说道:“要不一起走吧,我好锁门。”

周瑜终于看清他的脸,那瞬间他的心脏狠狠跳了一下,低着头抿了抿唇跟他出去:“好。”

后来孙策和朋友一起打球看见了周瑜一个人坐在看台那儿发呆,朝他“嘿”了一声招招手,同伴用疑惑的语气问他在干嘛的时候,孙策才知道,只有他一个人能看见周瑜。


“我能碰到你吗?”

周瑜坐在他对面低着头晃腿,他垂着眼,睫毛很长,听了孙策的话露出个笑,他小声说:“你觉得呢,孙策。”

孙策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周瑜看起来不是很高兴,但嘴角又弯了弯,把手搁到桌子上:“你要試試嗎?”

他想伸手却没有动,周瑜掌心朝上,手指尖微微蜷起,空落落的,像是等他去牵,孙策却无端想起了妹妹拉着自己看的动画片,女主角碰到男主之后,他便消散了。

周瑜笑起来说怎么了,你不敢吗?一手撑着桌子站起来凑到他面前,右手抚上他的脸,他像是真的很开心,眼睛都眯了起来:“感觉不到吧。”

孙策用手去托他贴着自己脸的手,确实没有任何触感,孙策只能想象他手掌的纹理,虚虚地用自己的手裹住他的,周瑜的手比他的小一些,人也比孙策矮很多,像是个初中生。


孙策借着月光看书的时候,周瑜就坐在窗台看他,孙策问他:“你为什么没有……上天堂啊?”他不知道怎么形容,也不知道人死后究竟会去哪里,本来他想怎么会有天堂,可现在他连实实在在的灵体都坐在他面前,说不定天堂也确实存在。

周瑜想了想,没回答孙策的问题,孙策碰不到他,月光却照在他脸上,周瑜的眼睛被映得很亮,他说:“我好像很久很久以前,就认识你。”

孙策张了张口没有回话,他想起告五人的歌,寂静的夏夜里风带着黏腻的热气和蝉鸣从窗外扑进来卷起他的领口,周瑜从窗台跳进来摆弄他的mp3,突兀的音乐声响起——


我已用尽全身力气

依然无法阻止忘记

那么让我最后握紧你的手

一起说 

再见再见再见再见再见再见再见

一百遍

如果永远都不再见

再见再见再见再见再见再见再见

一万遍


周瑜听着歌朝他笑:“还挺好听的。”


少年的梦直白又热烈,醒来的时候孙策后背的衬衣都被汗浸湿了,他喘息着睁开眼就看见周瑜在他旁边,脸朝他这边安安静静的睡着。

孙策想,难道真的是梦吗,到底什么是真实的呢?他伸手,明知道碰不到,还是摸了摸他的脸阔,也好,手心黏糊的汗不会沾到他脸上。


他才十七岁,可以谈爱吗,可以对一个不知道从何而来甚至触碰不到的“人”说爱吗,孙策不知道,他总觉得周瑜很熟悉,在每一个午夜他都会梦到些模糊的东西,有时候是几千年前翻飞着的衣角,有时候是周瑜捧着他的脸说爱你,梦里的孙策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阻止不了,于是他醒过来。

他醒过来,没看到一贯睡在他身边的周瑜。

这也是梦吗?

孙策在夜里奔跑,月亮像是离他更近了些,他在一栋楼下鬼使神差地停了下来,仰起头的瞬间张开手臂像是要接住什么。

周瑜从顶楼一跃而下,像一只飞鸟。

他在最后终于化为了实体,却没什么重量,闭着眼落在了孙策怀里。


【策瑜】追 06

已經忘了之前寫了什麼了(閉嘴

也沒寫幾個字,但是我想寫短篇了所以就再放一放好了!反正都是流水賬(××)


-

Risking it all, though it's hard

为了博取佳人  我愿意赴汤蹈火

-

孫策的置頂只有和周瑜的對話框,但消息停留在週一晚上——他和周瑜去河堤散步以後,周瑜很晚給他發了句晚安,他機械地點開,機械地回消息,緊張和難堪在和周瑜分開後席捲了他,孫策後知後覺自己當時有多衝動,他盯著周瑜發來的“晚安”看半天,有好多話想說,想問他,剛才親你你有沒有不高興,你對我有沒有那個意思,我現在可以追你嗎,我們還能做朋友嗎……他自己在心裡設想了千萬種周瑜可能會給他的回答,最後也沒敢問其中任何一個問題,他怕被拒絕,怕周瑜說“不”這個字,思來想去把最壞的結果都想到了,孫策咬著牙什麼多的也沒問,只回他:晚安,周瑜。

 

一直到週五,他們都沒有說一句話,孫策幾乎要放棄了,他連微信都不想點開,一覺睡到了中午要出門的時間把鬧鐘按掉開機,才被一個個跳出來的消息框砸了個正著,十幾個消息框滾動出來,他恍惚中看到了周瑜的,立刻揉揉眼睛點進微信裡,置頂的對話框真的有個明晃晃的紅點,他聽到自己的心臟狠狠跳了幾下,點進對話框。

周瑜:下午去哪個KTV?

周瑜:孫策。

周瑜從不在微信這麼嚴肅地直接叫他的名字,一般都管他叫“學弟”“小孩”,這兩條消息是兩小時之前發的,孫策掙扎了下決定直接打電話過去,他給周瑜設置了特別的手機鈴聲,他給周瑜打或周瑜打過來都是和別人不一樣的,這樣他就能在一瞬間把周瑜和其他人的來電區分開來。

孫策剛聽到撥通的聲音,電話就被接了起來,幾天沒聽到過的聲音撞到他耳朵里,周瑜的尾音有點黏糊和撒嬌的意味,好像是孫策的電話吵醒了他:“怎麼才來找我。”

“我,我剛起來才開機……”孫策磕磕巴巴吧地解釋著,心里閃過几百个念头,最强烈的那个是“他没有生我的气吗还是说准备拒绝我了”,周瑜听完噢了一声,问他:“那现在准备出门吗?”

孙策觉得手机都怪烫手的,无措地眨眨眼,啊嗯了半天说,大概是吧。

 

他不知道周瑜是什么意思,但他准备今天和周瑜表白,週一那天根本就不能算是表白,他只是覺得那個晚上有星星有月亮簡直是天時地利人和——誰知道到底是不是這樣,只是孫策單方面衝動著親了他,連“我喜歡你”都還沒講,周瑜就那麼看著他,孫策就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了。

周瑜進去就坐在包間的角落裡,畢竟這是孫策班上的聚會,他也不太想唱歌,只是答應了孫策來陪他。周瑜拿了杯飲料往沙發角落一坐,只偶爾有幾個男生叫他一聲學長,孫策本來要和他坐一塊兒,卻被同學拉著去參加什麼遊戲,他回頭向周瑜求助,周瑜沒忍住笑了出來:“去玩吧,加油。”不一會兒孫策又被起著哄推到點歌台那裡,大家要他唱歌,孫策推脫不過,想了一會兒

點了歌,包間裡很多人還在吵吵嚷嚷,孫策拿了話筒,前奏並不長,他很快開始唱:

 

Give your all to me

若你愿交给我一切

I'll give my all to you

我必当奉献出我的一切

You're my end and my beginning

我人生的起始点都源于你

Even when I lose I'm winning

即使人生陷入困顿 有你我仍是赢家

 

他唱到中間想看周瑜的眼睛,燈光很暗幾乎照不到沙發那邊,他站在亮處訴說愛意,眼睛在燈光下閃閃的像藏了幾顆星星,孫策不知道這樣算不算浪漫,他看不清周瑜坐在哪裡,只能憑記憶看向他坐的位置,他也不知道周瑜喜不喜歡浪漫,總之孫策從沒追過人,他有點冒失地付出他的所有對周瑜說愛你。

他唱完了往周瑜那邊走,快到的時候黑暗中有人抓住了他的手,孫策乖巧地讓他牽著坐到他旁邊,聽見周瑜在人聲嘈雜中湊近他說:“唱的很好聽。”他的嘴唇離得實在太近,在黑暗中孫策感覺到周瑜溫熱柔軟的唇瓣貼上了他的脖頸,留下炙熱的觸感,他想,周瑜是喜歡他的。

於是他們牽著手度過了接下來的時間。


-TBC